知识产权大图一

如何更有效审理知识产权案件

  随着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加大,赔偿数额的不断提高,以及互联网本身技术的发展,使得搜集证据等变得更为容易,近两年来,我国知识产权案件数量一直呈现上涨趋势。

  知产案件数量大案卷多,且逐年上涨

  在全国范围内,广东省知识产权案件占比高达1/4到1/3左右。这意味着,在广东省,基层法院审理知识产权案件的法官平均一年要接350件到400件案子。

  “我们很多基层法院都是这样。在广东,特别是珠三角的一些地区,案件数量大、案卷多,对法官造成的压力是非常大的,他们每周都要加班。现在已经有一些法官辞职或是提前退休了。他们确实是太辛苦了,如果我是他们的话,我可能也顶不住了。”广东省高院知识产权庭副庭长邱永清吐苦水说,现在知识产权案件数量越来越多,急需想出一些办法。

  之前腾讯与今日头条掀起了著作权互诉侵权案件,双方案件提交都高达数百件,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张志富对这件事记忆犹新。在立案厅窗口,他经常看到两三个人拿几个特别高的行李箱,在窗口把案卷往那里摞。“窗口小的话根本就容不下这几个人,他们还得排着队过来。”著作权案件案卷量可见一斑。

  “知识产权案件的上涨速度始终保持在各类案件的前三名里面。今年跟去年比,第一季度我们院整体收案情况上涨了60%多,这是平均数。知识产权案件上涨率是96.6%,将近100%。在这么大的案件增长情况下,光靠法院解决不了这个问题。”张志富这样说。

  电子证据可助提高案件审理效率

  案件量这么大,确实要想办法解决。林子英认为,在著作权案件审理时可以考虑引入电子证据,这样能帮助著作权案件提高审理效率。

  “现在有大量的影视著作权案件纠纷。我们看到一个电视剧动辄几十集甚至上百集,通过公证取证时,会发现时间太长、成本太高。这样权利人权利的主张和保护也会受到一些限制。”林子英建议,权利人可以通过第三方数据平台取证,这样可以快捷传到数据平台,用平台提供的工具把证据固定下来。并且在法院进行展示时,证据链也是完全的。她认为,这种技术性“保证了证据内容的客观、完整。”

  并且,从费用上来计算,当前公证的费用普遍非常高。“比如我们有的著作权案件,其实标的额很少,当事人也就为一两千块钱打一个官司,但是最低的公证费基本上在1000元以上,为了固定这一份证据,当事人去公证花费的费用很高。比如有的案件要去KTV取证,因为KTV的经营方式必须要消费才可以进去,所以交了公证费之后还有其他的一些花费,这些花费都是作为合理使用的费用要向对方进行主张,无形中加大了当事人冲突的力度。”林子英说。

  在技术手段的帮助下,第三方数据平台可以非常完整,而且很快捷地搜集证据。“第三方电子数据平台本身并不产生证据,仅是提供一种取证的工具或者取证的手段、取证的服务,具有很强的技术性和客观性。”林子英认为,与公证和自行取证相比,电子证据具有较高的效率,而且费用低,有技术保障、可信赖度高。

  此外,当下著作权案件多数为互联网侵权案件。这一类案件中,很多侵权时间都发生在夜间。这个时候公证处一般都不在上班期间,权利人就会面临取证困难的问题。但如果使用第三方平台获取电子证据,则“不受时间的限制,随时都可以取证。”林子英认为,从这个意义上讲,这种平台的取证手段和技术方式能够很充分地保护权利人的利益。

  引入调解机制 能取得更好效果

返回顶部

咨询电话 13971190218
联系邮箱 394222660@qq.com
联系我们联系律师
微信微信